會員風采

                                    《技術進出口管理條例》修改對技術轉讓合同實務的影響

                                    來源: 柳沈律師事務所   發布日期:2021.11.10 瀏覽次數(4)

                                    1. 背景


                                    20193月,國務院宣布,對包括《技術進出口管理條例》(下稱《進出口條例》)在內的一批行政法規進行修改?!哆M出口條例》中技術轉讓方的侵權責任(第24條第3款)、改進技術成果歸改進方所有(第27條)、技術轉讓合同中禁止限制性條款(第29條)等規定被刪除。


                                    結合中國剛剛通過《外商投資法》這一背景,可以更加深刻地理解本次《進出口條例》修改的意義。


                                    20193月召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外商投資法》被審議通過,其中規定,“國家鼓勵在外商投資過程中基于自愿原則和商業規則開展技術合作。技術合作的條件由投資各方遵循公平原則平等協商確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這明確傳遞了中國對外商投資減少行政干預,提供公平、平等的投資環境的信息。


                                    《進出口條例》的修改也是基于同樣的考量,通過刪除上述三個條款,減少對技術轉讓合同具體內容的限制,給予當事人更大的協商空間。


                                    本次修改也是對國際輿論的積極反饋。自本條例2002年施行以來,在企業的技術轉讓實務中幾乎沒有按照上述三個條款操作的實例[1],但三條款的內容引起不少質疑,被指對外國企業施加了過多義務。美國更是在2018年向WTO指控中國的技術轉讓措施違反TRIPS協定,一個理由就是基于《進出口條例》中這三個條款給與外國權利人的待遇低于給予中國權利人的待遇,不滿足TRIPS規定的國民待遇原則[2]。


                                    本次修改將這些引起爭議卻缺乏法律實效的條款刪除,有助于消除外國企業的顧慮,落實國民待遇原則,優化外商投資環境。


                                    2. 修改后的法律適用


                                    《進出口條例》作為規范技術進出口行為的特別規定,對于技術進出口合同優先適用,但《進出口條例》中將上述三個條款刪除后,涉及外國企業的技術轉讓合同的相關內容,就需要參照作為一般法的《合同法》的規定。


                                    《合同法》是調整交易關系的基礎法律,充分尊重當事人的意思自治,采用約定優先的原則。因此,雖然《合同法》及相關司法解釋中有與《進出口條例》第24條,第27條及第29條基本對應的內容,但并非《進出口條例》那樣的強制性規定,而是賦予了當事人協商的自由。


                                    下面基于具體案例介紹《合同法》中相應規定在司法實踐中是如何適用,為今后中外企業簽訂技術轉讓合同時提供參考。


                                    3.《合同法》的相應規定分析


                                    3.1 轉讓人的侵權責任


                                    對于轉讓人的侵權責任,《合同法》中規定,“受讓人按照約定實施專利、使用技術秘密侵害他人合法權益的,由轉讓人承擔責任,但當事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很明顯,《合同法》允許當事人對于侵權責任的承擔方式進行約定。


                                    一提到轉讓人的侵權責任(又稱權利瑕疵擔保責任),很多人會想到武漢晶源訴富士化水、華陽電力專利侵權案[3]。該案中,華陽公司(受讓方)與富士化水(轉讓方)簽訂“煙氣脫硫系統”技術轉讓合同,其中約定,由于賣方提供的裝備上使用的商標、 專利或者版權和/或相關設計造成侵權所導致的損失或罰款,賣方應給與賠償,并保證買方免于任何賠償或責任。后武漢晶源起訴華陽公司的脫硫系統侵犯其專利權,法院判定富士化水、華陽公司構成共同侵權,依法承擔連帶責任。


                                    雖然法院認定富士化水構成侵權,但并非依據合同中的上述侵權責任條款,而是基于富士化水提供相關設備并參與設備安裝的行為作出了共同侵權的判斷。關于合同中的上述約定,最高院特別在判決中指出,“連帶責任的承擔并不妨礙華陽公司根據其與富士化水簽訂的“煙氣脫硫系統”合同依法向富士化水行使追償權,原審判決根據合同中的權利瑕疵擔保條款免除華陽公司的賠償責任,有所不當”。


                                    在另一件涉及委托加工合同的案件中,法院也做出了類似判決[4]。雖然在委托加工合同中約定,委托人必須保證自己的權利合法有效,未侵犯他人知識產權,否則一切責任由委托人承擔,但法院認為,該條款不能發生對抗第三人的效力,被委托人可以根據其與委托人協議中的知識產權擔保條款向委托人主張違約責任,但對合同之外的第三人,被委托人應以侵權產品制造者的身份承擔責任。


                                    從這兩個案例可以看出,在侵權訴訟中,法院并未依據合同中的侵權責任條款來認定侵權責任,而是根據各方具體實施的行為判斷是否侵權。如果合同中對侵權責任有明確約定,一方當事人可以根據合同對另一方另外提起違約之訴,屆時,合同條款會成為法院的判決依據。因此,在簽訂轉讓合同時就有必要對侵權責任如何承擔,承擔條件及承擔方式等作出詳細約定。


                                    3.2 限制性條款


                                    《合同法》中規定,“非法壟斷技術、妨礙技術進步或者侵害他人技術成果的技術合同無效”。 相關司法解釋中限定了六種具體行為,基本與《進出口條例》第29條的內容對應。


                                    實踐中,法院基于《合同法》的上述規定認定合同無效的情況并不多,其主要原因被認為是“壟斷技術和妨礙技術進步的標準較難把握,導致法院在適用該條時較為謹慎”[5]。法院會根據合同的具體內容來判斷是否存在“壟斷技術、妨礙技術進步“的情況,而不是將涉及限制的內容一概認定為無效。


                                    在吳琦訴思路高公司技術合同糾紛案中[6],乙方與甲方協議共同對一種麻醉泵進行商品化,由乙方提供對該麻醉泵進行控制的控制器芯片。協議中規定,甲方不得通過其他方法獲得具有相同功能的控制器芯片。法院認定該條款屬于限制甲方從其他來源獲得類似的技術,違反了《合同法》第329條的規定,應屬無效。


                                    而在大洋公司訴黃河公司專利實施許可合同糾紛中[7],專利權人黃河公司與大洋公司簽訂了一種石材成型機的專利實施許可協議,并約定由黃河公司提供石材成型機。大洋公司訴稱,專利權人進行許可的目的是為了強制并高價銷售并非實施該專利必不可少的設備,屬于“非法壟斷技術,妨礙技術進步”的行為,該實施許可合同應該無效。最高院認定,本案訴爭合同的目的是專利產品的銷售及使用許可,石材成型機作為專利技術的載體是實現該合同目的的專用設備,因此在許可合同中約定由許可方提供該專用設備并不違反法律規定。


                                    可見,法院是從合同目的、限制內容本身的合理性以及是否會產生阻礙競爭的后果等方面來判斷合同條款的合法性。如果某種限制具有必要性且沒有超出合理的限度,法院并不會將其認定為無效條款。


                                    3.3 改進技術成果的歸屬


                                    不同于《進出口條例》規定改進技術成果統一歸改進方所有,根據《合同法》,當事人可以約定后續改進技術成果的分享辦法,這無疑賦予當事人更大的締約自由。


                                    在上述吳琦訴思路高公司技術合同糾紛案[8]中,合同中約定在產品商品化過程中對原有技術改進而形成的新技術的知識產權歸雙方共有。但在合同履行中,甲方以自己的名義對產品申請了專利。法院根據合同的上述內容認定甲方違約,判決該專利歸雙方共同所有。


                                    可見,在一方當事人違反合同約定侵占了改進技術成果時,另一方當事人可以提起違約之訴。因此,有必要在合同中事先約定技術轉讓后改進技術成果的分享方式,而在合同中明確轉讓合同涉及的技術內容以及改進技術的涵義與范圍是此類約定的重要前提和基礎。


                                    4. 總結


                                    綜上所述,本次對《進出口條例》的修改減輕了外國企業向中國轉讓技術時的負擔,為當事人提供了更大的協商空間,也使得合同條款的起草變得更加重要。在起草技術轉讓合同時,需要根據《合同法》及相關司法解釋的規定,參考中國的司法實踐,本著公平合理的原則,清楚限定雙方的權利義務關系。



                                    [1] 馬忠法,《我國改革開放以來技術轉讓法律制度的反思》,載《東方法學》2019年第2期,P41-55。

                                    [2] CHINA – CERTAIN MEASURES CONCERNING THE PROTECTION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DS542

                                    [3] 最高人民法院(2008)民三終字第 8號民事判決書。

                                    [4] 廣州知識產權法院(2016)73民初2248號民事判決書。

                                    [5] 趙克:《侵害他人技術成果的技術合同的效力》,載《人民司法·案例》 2012年第16期,P102-104。

                                    [6]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07)高民終字第592號民事判決書。

                                    [7] 最高人民法院/(2003)民三終字第8號民事判決書。

                                    [8] 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2007)高民終字第592號民事判決書。

                                    首都知識產權服務業協會 | 官方網站

                                    首都知識產權服務業協會
                                    Capital Intellectual Property Services Association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海淀南路甲21號中關村知識產權大廈A座三層
                                    郵箱:ip@capitalip.org
                                    京ICP備15043949號-1    未標題-1.jpg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32281號

                                    聯系電話 010-82194180
                                    今日IP 今日IP 知產之家 知產之家

                                    Copyright ? 2020-2025 Capitalip.org 首都知識產權服務業協會 版權所有

                                    免费观看av福利片